永利集团248cc登录 > 驾考宝典 > 生前购买的意外伤害险不管用,醉驾导致10人受伤

原标题:生前购买的意外伤害险不管用,醉驾导致10人受伤

浏览次数:138 时间:2019-10-06

上午9点到12点,杭州市政法委组织市政法(公安、检察院、法院)机关、市信访局和西湖区有关部门首次开展联合接访活动。  9点还没到,设在

男子酒后醉卧马路,不幸被路过的一辆小型普通客车碾压身亡。事故发生后,男子的父母却找到某保险公司,索赔10万元。原来,男子生前曾购有意外伤害保险。不料,保险公司却以此乃受酒精影响导致的意外为由,拒绝赔偿。今天,记者获悉,许昌市中院二审维持原判,去世男子的父母胜诉获赔10万元。

上午9点到12点,杭州市政法委组织市政法(公安、检察院、法院)机关、市信访局和西湖区有关部门首次开展联合接访活动。

图片 1

  9点还没到,设在西湖广场的接访处就来了一对父子——

儿子去世,父母向保险公司索赔遭拒

  一位胖胖的40多岁的中年男人,自称姓郭,是临安某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身后跟着一位黑瘦的60多岁大伯是郭总的父亲,曾担任当地村支部书记30多年。

小王家住许昌市区,母亲做过多年某保险公司代理人。2015年4月,小王作为投保人,购买了母亲所在公司的如意随行两全保险,保险期间为30年,保险金额10万元,交费年期为10年,保费为1370元;附加如意随行意外伤害保险,保险期间为30年,保险金额10万元,交费年期为10年,保费为150元。此后3年,小王都如期缴纳保费。

人社部回应郭父掏出厚厚一叠A4纸递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打开一看是3份材料:一封求助信,另两份是地方法院和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郭父不停地恳求:“领导,你要还我一个公道!”延迟退休猜想:退休年龄暂不调整(图)

2017年10月3日晚,小王醉酒后倒在市区一机动车道内,被一辆小型普通客车碾压身亡。经交通管理部门认定,小王负该事故的同等责任。

  工作人员一边听父子说,一边看材料,没一会就摸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由于小王在投保时未指定受益人,其父母向某保险公司提出理赔请求。孰料,保险公司认为小王死亡系受酒精影响导致的意外,拒付意外身故保险金,只是按照被保险人疾病身故赔付了5016元。

  2009年农历正月初一,在杭徽某高速公路往杭州方向上,郭总开着自家的宝马X5汽车与一面包车相撞,宝马车内郭总、他老婆以及两名亲戚,面包车内的6人,10人均不同程度受伤。

2018年4月,因与保险公司协商未果,小王的父母诉至魏都区法院,要求保险公司支付保险金10万元。

  郭总当时属于醉酒驾驶,负全责。就保险公司是否要赔偿,郭某和保险公司打起官司。

法院判决:保险公司不能免责

  临安法院今年4月作出判决:虽然保险合同中有“在严重违反交通法规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免责”等条款,但保险公司并没有明确告知车主,未尽到明确告知义务,保险公司应赔偿车辆损失保险金22余万,车上人员责任保险金4万,合计26余万。

2018年7月,此案开庭审理,魏都区法院依法支持了小王父母的诉讼请求。该保险公司不服,向许昌市中院提起上诉。

  保险公司不服,又上诉到市中院,中院推翻了临安法院的判决: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某保险公司是否能够免除支付保险金的责任。”许昌市中院承办此案的法官说。

  驾驶人醉酒驾驶属于违法行为,性质非常恶劣;在酒驾中出险,属保险条款中的免责情形,保险公司无需赔偿。

本案中,受害人小王与某保险公司之间系人身保险合同关系,且保险合同合法有效。在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中,保险条款对意外身故保险金的支付条件约定为:“被保险人于合同有效期内遭受意外事故,并自事故发生之日起180日内因此原因导致身故,本公司将按本合同约定的基本保险金额给付意外身故保险金,本合同终止。”

  郭总和家人不服气,就到今天的联访活动来了。郭总多次强调:“公司现在处于亏损中,至今老婆身上还有骨折手术植入的钢管,没钱做手术取出来……都花了100多万的医药费了,又额外赔偿了60万,但伤者索赔200多万,实在没那么多钱……”

“小王作为被保险人因交通事故死亡,属于意外事故,保险公司支付保险金的条件已经成就。”此案承办法官表示。

  一名中院法官给郭总父子做了详细解释:

在这份保险合同中,保险条款也对免责条款予以约定。其中,某保险公司的拒赔理由“受酒精影响而导致的事故”,便属于责任免除条款中的一项内容。那么,本案的情形是否符合该条款的约定呢?

  以前这类情况法院基本上会判保险公司赔偿,根据相关规定,保险公司要尽到告知义务。

此案承办法官说:“从文义上理解,该条款包含两重意思,即首先系受酒精影响,其次‘而’字表明前者与后者事故之间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本案中,虽然小王在事故前属于醉酒状态,但其死亡的直接原因是交通事故中车辆的撞击导致小王颅骨骨折颅脑损伤而死亡,醉酒并非导致小王死亡的直接原因,且醉酒并不必然会导致事故的发生。故,本案的情形不符合该免责条款约定的情形,某保险公司不应免除支付保险金的责任。”

  2009年杭州发生“8·4交通肇事案”,全国掀起整治酒驾大风暴。省高院出台《关于审理财产保险合同纠纷若干问题的意见》,其中弱化了保险公司的告知义务,保险公司就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的告知义务可以减轻。

经审理,许昌市中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在这个前提下,酒驾这样的违法行为导致事故,保险公司即使没有尽到告知义务,也不予赔偿。二审的判决是合法也合乎情理的。

法官提醒:酒席上,相互之间切勿恶意劝酒,要尽到提醒、规劝、照顾义务

  中院法官解释了2小时,一直坚持要上访的郭总父子表示接受调解。

常言道:“无酒不成席。”逢年过节,朋友聚会,为了助兴,不少人都会选择喝上两杯。常有人不胜酒量,而因饮酒引发的悲剧也不在少数。

(责任编辑:葛文静)

在此,许昌市中院法官提醒广大群众:亲朋之间宴请聚会饮酒,本属一种情谊行为,每个饮酒者应对自己的生命健康负有高度注意义务,喝酒一定要适可而止、量力而行;酒席上,相互之间切勿恶意劝酒,要尽到提醒、规劝、照顾义务,在他人醉酒而自身清醒的情况下,尽可能将其送达需要到的目的地,避免意外事件的发生。

郑报融媒·郑州晚报记者 鲁燕 通讯员 崔君 杨亚菲

本文由永利集团248cc登录发布于驾考宝典,转载请注明出处:生前购买的意外伤害险不管用,醉驾导致10人受伤

关键词:

上一篇:车船税法草案获原则通过,车船税将分7个梯度征

下一篇:没有了